凯拉・奈特莉:拍历史片是我逃避现实的途径

2018-01-28 11:12:08 来源:羊城晚报

  产后复出连演四部电影,还计划进军小荧屏

  凯拉・奈特莉:拍历史片是我逃避现实的途径

  近日,“英伦玫瑰”凯拉・奈特莉为历史传记片《柯蕾特》接受了媒体采访。就这部电影的主题和内容,她对女权主义、性别歧视、薪酬差距等热议话题直率地发表了看法。《柯蕾特》讲述法国国宝级女作家柯蕾特的故事,她因为创作了《Gigi》而获得广泛的声誉。这部小说发表于1945年,讲述一位法国贵族跟一个巴黎女子的爱情,后来多次被改编成电影、舞台剧。

  《柯蕾特》的导演兼编剧之一沃什・韦斯特摩兰说:“柯蕾特的故事直到今日依然存在。男人总是试图让女人闭嘴,而这种让人窒息的事情一再上演。”在柯蕾特的故事中,她与首任丈夫――一个叫“维利”的作家,就存在着剥削性的关系:他把柯蕾特的自传式小说《克罗汀娜四部曲》归到自己名下,为自己赢得好评和经济回报。

  生下女儿伊迪一年后,奈特莉今年会推出四部电影,除了《柯蕾特》,还有历史片《余波》、文艺片《柏林,我爱你》、迪斯尼电影《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》。

  关键词表演

  并非天生演员,总会面对怯场

  Q:你为什么接拍《柯蕾特》?

  A:有机会扮演伟大的女性,是一个相当棒的事。你有机会把她们的故事、她们的声音传递出来。在她的写作中,柯蕾特总是在探讨两性话题。她觉得,享受并给予快乐是她的权利。这对女性来说仍然是一个革命性的想法。

  Q:在电影中,柯蕾特很享受作为名人,你呢?

  A:我应该是个完全相反的例子,所以,我喜欢扮演那种性格外向的角色。有些人天生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,他仿佛站在房间中间,说:“看着我,看着我”,我很欣赏这种我缺乏的特质。我是那种站在房间边缘的人,要嘛在门旁随时准备跑掉,要嘛就躲进浴室里。作为一名演员,有时你会想成为和你完全相反的那个人,而不是你自己。

  Q:当你扮演一个角色时,你是否介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?

  A:对我来说,总会有一堵墙,我要试着打破它以克服怯场。扮演角色时,我没法完全放松,因为我意识到别人在看我表演。这种虚张声势有时会带来某种快感,但并非每次表演都能如此。某种程度上,这就像自己正在做一些奇怪的举动,却被许多人看到了,当然,有时候你会陷入角色无法自拔。

  Q:你现在还会怯场吗?

  A:好很多了,至少我意识到这是必须经历的一个步骤。对我来说,出演舞台剧相当有帮助,它会让我真正感受到:“哦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有趣的是,拍电影的时候这种感觉不那么确切,因为你不是在舞台上,面对的不是观众,而只是一个摄影机镜头。

  Q:你演了许多历史片,比如《傲慢与偏见》、《安娜・卡列尼娜》,是不是对这种类型有偏爱?

  A:多年来,我都有种负疚感,似乎我得改变这种情况。后来我意识到这就是我喜欢的电影类型,有些人喜欢通过科幻片、奇幻片来逃避现实,而我逃避现实的方式是历史片。

  关键词性别

  歧视并不罕见,麻木更加可怕

  Q:对于好莱坞不断爆出性骚扰丑闻,你有什么看法?你觉得柯蕾特面对的处境和如今女性所倡导的权利有关联吗?

  A:我认为,这类丑闻并非好莱坞独有,每个行业都存在。我和一些圈外的朋友也谈过这个话题,让我大吃一惊的是,几乎每个人多多少少都碰到过这种歧视或欺凌。

  我不太拍发生在当代的故事,因为剧本中的女性角色似乎总是被强奸。相较而言,历史题材的作品能提供给我一些启发性的角色。现在的状况改善了不少,随着Netflix和Amazon的兴起,我们在流媒体平台上看到了一些强大的女性角色和女性主导的故事。

  Q:你工作时是否有过被性骚扰或其他类似的情况?

  A:很幸运,工作上,我没有碰到过这类情况。但是,我在生活中碰到过,在酒吧碰到的,但不是很夸张的那种,就是动手动脚。可怕的是人们的反映,他们会说:“哦,这很正常。”

  Q:你是否觉得媒体对男女演员也会区别对待?

  A:绝对的,而且一直如此。为什么媒体不问男演员如何平衡他们的生活与事业?为什么不问他们当父亲后离家去拍片的感受?而我总是会被问这类问题――你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?

  Q:在缩小两性薪酬差距方面,你有没有要求和同剧的男演员享受一样的待遇?

  A:最近,我第一次拿到比同剧男演员还要高的薪酬。我没有提过这方面的要求,或许我应该这样做。我想,我以前就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中。

  关键词名气

  曾为盛名所累,现在学会面对

  Q:你18岁时因为出演《加勒比海盗》而一举成名。年少成名的感觉如何?

  A:那是一段很可怕的经历。我不是一个外向的人,要面对成名带来的一切真的很困难,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。你某些方面还是个孩子,没有真正成熟,你会犯错。现在的状态很舒服,名气没有那么大了,很多事我也学会处理了。

  Q:你今年有四部电影要上,你是工作狂吗?

  A:确实挺忙的。当妈妈后我休整了一年。有了小孩,生活会出现很大的变化,变得很充实,你似乎就被打上“母亲”的标签。而我需要找回我还是我自己的感觉,所以一下子接了好多工作。当我拍完最后一部《柯蕾特》后,意识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,所以我又给自己放了半年假。

  我希望在女儿眼中,我是在做自己喜爱的工作。不管她长大后选择什么样的领域,我希望她知道有小孩和追求事业发展并不矛盾。

  Q:葛丽泰・格维格执导的《伯德夫人》大受好评,你有没有当导演的想法?

  A:我考虑过。不过,我很害怕做得不够完美,所以缩手缩脚。这很女人。也许,有一天我可以克服恐惧,想做就做。

  Q:你是否想过拍电视剧?

  A:我有这个计划,也收到不少导航集剧本。拍剧和拍电影区别很大,因为在剧集制作中,你往往只能收到最初的一部分剧本,其余部分可能还没写出来。这对我来说是个困难,但我觉得自己应该勇敢去尝试,只要有好的角色就去演。

  (邵梓恒 编译)